极速飞艇平台推荐

司法救助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司法救助
農民工工傷維權底氣更足
時間:2018-01-10 16:59:55  來源:河南法制報   點擊數:

        核心提示

        建筑工程層層轉包現象十分普遍,農民工一旦遭遇工傷事故,包工頭、勞務公司、用人單位之間推脫責任,導致勞動關系確認難、工傷認定難、待遇落實難問題比較突出。取證、鑒定、打官司等紛繁復雜的程序,“馬拉松式”的維權長跑,維權農民工承擔著身體健康和經濟損失的雙重壓力,很多人不得不放棄部分權益,選擇私了。

        如何讓農民工工傷維權“由繁到簡”?2017年12月11日,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發布《關于進一步推進農民工參加工傷保險的意見》,一方面明確提出縮短工傷認定時限,對事實清楚、權利義務明確的5個工作日內作出工傷認定,遇特殊情況可適當延長,但不得超過60天。另一方面,落實“先參保,再開工”,努力實現農民工工傷保險全覆蓋,充分保障農民工的合法權益。

        1

        遭遇工傷卻難享受工傷待遇

        2014年2月23日,袁某受祖某安排到鞏義市一無營業執照的場所從事電料加工工作,雙方未簽訂勞動合同。袁某工作時右手拇指不慎被機器擠傷,入住鞏義市某醫院治療49天,經醫院診斷為右手擠壓傷、拇指中指離斷傷。

        袁某治療期間,祖某支付了全部醫療費。出院后,袁某及其親屬到祖某處要求協調處理此事,祖某認為醫療費已經支付,不予賠償。無奈之下,袁某到信訪部門信訪,被告知通過法律途徑解決。袁某向鞏義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仲裁委以袁某申請仲裁的爭議不屬于其受理范圍為由不予受理。

        袁某被鑒定為傷殘七級,袁某受傷后因一直無法工作,也沒有收入,于是向鞏義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請法律援助。

        因為沒有簽訂勞動合同,證據如何收集?袁某在法律援助律師的幫助下,收集了證人證言等證據。通過一審和二審,袁某才為自己爭取到了工傷待遇,獲賠20余萬元。

        2015年,我省的婁先生到濟南市某高鐵項目的一段工程做模板工。天有不測風云,婁先生遭遇了意外。

        “鋼筋工焊得馬虎,我在施工的時候突然開焊了,一下把我從14米的高處摔到地下。”婁先生說,其住院治療期間,原本答應負責到底的工頭,突然間對他不聞不問。婁先生的家人找工頭要錢,工頭拒絕給付。

        婁先生的妻子表示,其丈夫的傷勢非常嚴重,如果在康復階段停止治療,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婁先生與用人單位并沒有簽訂勞動合同,婁先生不得不自己墊付治療費用。婁先生咨詢律師后了解到,如果勞動者與勞務派遣單位沒有簽訂相應的勞動合同,勞動者實際與高鐵項目的承建方形成事實勞動關系,勞動者有權利向高鐵項目承建方進行索賠。

        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沒有貴賤之分。農民工起早貪黑,不辭辛苦,為城市的繁榮、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他們的權益理應得到全社會的尊重和保護。因此,在全面深化各項改革的今天,破解工傷維權難題,除了依法、全面規范企業用工行為外,更應加大改革力度,在保障農民工合法權益上多下功夫。

        2

        “馬拉松式”維權難無奈私了

        羅某是新鄉市牧野鎮人,2014年過完春節,羅某經同鄉劉某介紹,來到位于中牟的“萬通汽車博覽園”安裝水電。

        2014年11月22日上午,羅某站在工地地下室3米多高的移動腳手架上安裝照明線路時,腳手架突然側翻,羅某頭部著地受傷。事故發生后,經醫院診斷,羅某的傷情為腦挫裂傷、左耳混合性耳聾。經司法鑒定,羅某損傷程度評定為八級。

        2015年,羅某向法院提起訴訟,但因為其打工的場所屬于兩級轉包,并且三被告對責任認定、羅某的傷殘等級認定,以及賠償的數額都有異議,因此該案件經歷了一審和二審的長期過程。年近50歲的羅某不但喪失勞動能力,而且整個家庭也失去了經濟來源。

        2017年6月,羅某終于等到二審判決結果,卻還是見不到被告履行賠償款。于是,9月5日,他向中牟縣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經過執行干警的努力,羅某最終拿到了29萬元的賠償款。

        2016年,在佛山順德一家機械廠打工的四川籍人員鄭某工作時遭遇事故,斷了4根手指,最終鄭某選擇和老板私了。“維權過程太耗人了,遞交材料審核要很長時間,有了結果老板不服反訴,又要再等,很多人等不起。”鄭某覺得,通過正規的工傷賠償程序獲得賠償很難。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農民工遭遇工傷后,維權往往耗時耗力,職工在發生工傷事故后,選擇私了的情況十分普遍。

        2015年發布的《建筑業農民工勞動保護與工傷維權調研報告》數據顯示,67.1%的工傷工人最后接受私了的方式。

        河南省新動力律師事務所律師朱廣曉說,農民工遭遇工傷后,用工單位賠付的金額往往較大,沒有參加工傷保險的用人單位會設法逃避對工傷職工賠付的責任。

        “要認定工傷,首先需要確定勞動關系。”朱廣曉說,雖然不簽勞動合同也可以認定事實勞動關系,但農民工在舉證時相當麻煩。企業利用工傷職工急于得到賠償的心理,或先下手為強與工傷職工私了,或拖著不賠償迫使工傷職工接受私了的條件。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由于建筑工程層層分包現象比較普遍,很多工程都分包給勞務公司,依據《勞動法》和《勞動合同法》的規定,工人與勞務分包公司存在勞動關系,工傷認定和工傷賠償都應該是由與工人存在勞動關系的勞務分包公司來負責。現實中,很多勞務分包公司只是空有外殼的“皮包公司”,私人包工頭掛靠現象嚴重。農民工在維權時,部分建筑公司與勞務公司為了逃避法律責任,均極力否定其與勞動者形成勞動關系,并相互推脫。

        沒簽勞動合同,沒有工資條、工作證、出入證等證據,如何證實自己與用人單位之間存在勞動關系?如何證明因工受傷?這些都是農民工工傷維權過程中收集證據時遇到的難點問題。即使能夠認定勞動關系,工傷認定、一審和二審,一套維權流程下來,少則需要兩三年,多則數年,農民工一般耗不起時間。現實中,農民工遭遇工傷,不僅缺錢更缺時間,有時不得不為爭取時間無奈接受私了。

        3

        工傷認定提速讓維權者更有底氣

        取證、鑒定、舉證、辯駁等一系列紛繁復雜的程序,“馬拉松式”的維權長跑,往往讓農民工身心疲憊,如何讓工傷維權“由繁到簡”?

        全國人大代表、寶豐縣法院副院長朱正栩在工作中處理勞動爭議案件比較多,常年與農民工打交道的朱正栩對農民維權難深有體會。

        “目前的工傷認定以及相關的勞動爭議處理程序在制度設計上仍然存在一些問題,中間環節繁多、周期過長,非常不利于一些弱勢勞動者依法維權。”朱正栩說。

        朱正栩建議在立法中把工傷認定權賦予勞動爭議仲裁部門和人民法院,在此基礎上,簡化工傷賠償程序,充分發揮勞動爭議仲裁機構的職能作用,一次性調查是否存在勞動關系、是否構成職業病或工傷、工傷賠償數額,將勞動關系確認、工傷認定和工傷賠償數額確定等多個程序合并,簡化至一個仲裁程序中。

        2017年12月11日,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發布《關于進一步推進農民工參加工傷保險的意見》,提出要縮短工傷認定時限。農民工發生事故傷害的,各級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對于事實清楚、權利義務明確的工傷認定申請,應當及時作出工傷認定決定,一般自受理之日起5個工作日內作出。如遇特殊情況可適當延長,但最長不得超過國務院《工傷保險條例》規定的60天期限。

        近年來,工傷案件雖大大壓縮了訴訟時間,可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工傷案件最終獲得賠付的難度。目前,要充分保障工傷農民工的合法權益,就要從源頭抓工傷保險的參保率。

        記者了解到,截至2016年年底,我省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規模達到2876萬人,而省內轉移的1709萬人中,參加工傷保險的農民工只有193.3萬人,參保率僅為11.3%。其中,建筑業農民工參保率僅為3.5%。

        全國政協委員、河南省政協副主席龔立群認為,在目前轉包很難取消的實際情況下,可以采取折中的辦法。例如,實施工傷保險優先的策略,允許部分企業優先辦理工傷保險。

        2017年7月份,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牽頭,聯合省住房城鄉建設廳、省安監局、省總工會、省工信委等共同舉辦了工傷保險集中宣傳活動,目的是讓工傷保險對農民工全覆蓋。按照我省規定,建筑工地必須先為農民工參加工傷保險,才能施工。

        《關于進一步推進農民工參加工傷保險的意見》中規定,為落實“先參保,再開工”的要求,我省將努力推進農民工工傷保險參保前置。根據規定,各類建筑施工項目在辦理相關手續、進場施工前,均應提交按項目參加工傷保險的證明,作為保證工程安全施工的具體措施。各行業主管部門要及時督促各類建筑施工項目落實安全施工措施,督促未參保的及時補辦參保手續,杜絕“未參保,先開工”“只施工,不參保”的現象。


极速飞艇平台推荐 pk10手机计划软件苹果 重庆时时彩漏洞在哪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图 临平名鼎娱乐会所开放嘛 网上明牌抢庄斗牛技巧 需要大场地的生意有哪些 广东麻将规则 时时彩全天在线 pk10冠军杀一码计划 后二35注稳赚技巧